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

电话.png
400-9609-559

中欧上海校友会亲子俱乐部会长葛敏敏女士带来《做有温度的教育》主题分享

2022-12-13 14:11:54

在义务制教育阶段培养孩子的时候,要让他感受到幸福和被尊重。孩子值得慢慢地看“长性”,像长跑运动员一样,挑战人生的一个又一个高峰。

——摘自第五届IEIC葛敏敏女士分享

当教育和资本产生碰撞,企业或学校要如何处理?

在义务教育阶段培养孩子的时候,为什么要看“长性”?

在建设企业和学校时“做减法”,能带来什么收获?

在第五届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上,中欧上海校友会亲子俱乐部会长、恩挚教育创始人葛敏敏女士带来《做有温度的教育》主题分享。

她从教育情怀、教育“长性”、教育“减法”等几个方面出发,结合自己身为亲子俱乐部会长、孩子妈妈的真实经历,剖析了如何做有温度的教育。

让我们一起回顾她的精彩演讲!

*为方便阅读,下文以第一人称视角陈述。

要商业还是要情怀?

今年的9月24日,在远播教育集团的协办支持下,我们举办了第二届中欧父母教育论坛,大概有600多位中欧校友家庭参与其中。

会后,我们根据嘉宾的分享内容整理了两部分文字稿。一篇是由相关公司分享的“元宇宙"内容;一篇是由校长们分享的教育内容。

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。当我们把文字稿发给嘉宾确认的时候,“元宇宙”板块的嘉宾确认得很快,品牌方看过后,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;校长们则会说,“你可不可以给我文字稿,我觉得我要提炼一下内容”,每位校长们至少要花半天的时间优化发言稿。

这个故事背后,引发了我的思考。

我自己也是一个创业者,我们看所有的项目都是财务模型,我们关注盈利、变现、利润率以及估值。但教育是一件有温度、有情怀的事情。

一个创业者在创业的过程当中,通常逃不开两个问题。

1、要商业还是要情怀?

2、究竟TO C还是TO B?为什么?

从商业的角度出发,你要有盈利模型、变现模式、企业职责。所有学校的发起者或创业者,办学的出发点都离不开情怀,但是想要可持续发展,则离不开盈利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18年以后,我在教育领域看到更多的是情怀。

我作为一个教育项目的参与者,同时也作为一个母亲,非常感谢这几年的政策让教育变得更加纯粹。

当今的国际教育,在国内的市场定位究竟是什么?诸多政策出台,大量资本退出后,教育者们不会说因为没有盈利模型了,所以不能再开设国际化学校。每一位教育者都是有情怀、有初心的。

教育的“长性”价值

昨天晚上,我和几个好朋友聚会,其中有一个朋友说:“敏敏,如果我的孩子将来考不进国内的高中,我就来找你,我们走国际高中路线。”

那个时候我就想,原来国际高中对很多家长而言,是中考分流后的备胎。

每所学校都有各自的特色和优势,所以当我的朋友问我怎么选择教育路径的时候,我认为体制内、体制外不是很重要,重要的是怎么来看待“适合”这件事。

今天我是站在中欧上海校友会亲子俱乐部会长的角度来做分享的。“中欧”是什么?是中国培养企业家的商学院,我们在上海有9千名、全国近3万名中欧校友。

这些校友都非常成功,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公司,或者身为企业高管。这群人在成为“大佬”后有一些共同特点,比如变得爱跑步。所以“中欧”有一个绰号叫“红枫路体育学院”,很多人的月跑量都达到了200-300公里。

为什么大家如此热爱跑步?这和我们看待人生、看待教育的理念异曲同工。

企业家们更有“长性”,这个“长”是指看待孩子的教育时,更倾向于:我希望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?未来具备哪些品质?

我想到曾经看过的一则报道,一个孩子在采访埃隆·马斯克的时候问,“如果你重回20岁,会给年轻的自己什么建议?”

马斯克回答,我应该再多读一点书,再多认识一些优秀的人。

今天我们给孩子选择学校的本质之一,也是希望他多认识一些优秀的人。当这些人跟他志同道合,环境会改变他的思想和眼界。

心理学教授彭凯平先生说,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而非短跑,前期靠体力,中期靠脑力,后期靠心力。“中欧”的校友们很喜欢他的积极心理学。创业失败后可以东山再起的人,就是因为具备更强大的抗压能力。

前两天我们一个校友说,他已经确诊了阿尔兹海默症。

我问他:你还好吗?他没有说话。

但是我从他的动态发现,他每天都坚持跑步,并积极参加校友活动。

有一天,我给他发了一条消息。我说,我们要享受每一天,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会遇到什么,但是要对得起今天。

我对我的孩子也是这样讲的。

我们今天为什么要考试?目的是什么?未来能不能有更好的抗压性?

在义务制教育阶段培养孩子的时候,要让他感受到幸福和被尊重。孩子值得慢慢地看“长性”,像长跑运动员一样,挑战人生的一个又一个高峰。

为什么要“做减法”

如今,中欧上海校友会亲子俱乐部被复旦、交大等很多校友组织关注和探讨,我有时候也会受邀去分享。

我们是一个有情怀的组织。如同我刚才提到,商业的部分让供应链解决;情怀的部分让心告诉你答案。这个模型可以套用于所有的学校。

参与校友会的家长们,是不是可以在教育上做更多事情?比如,和已经毕业的、在读学生的家长,探讨家、校、孩子如何共建“三角模型”,让孩子们觉得更幸福,更有价值。

中欧上海校友会亲子俱乐部在校友组织层面成绩亮眼。但是,未来我们计划“做减法”。

为什么?因为我们想要更专注。

现在每个学校的学生可能只有2千人左右,少一点的几百人。对于校友组织而言也是一样的,服务好2-3千个中欧校友家庭(孩子0-15岁)就可以了。

陪伴是终身的,在这两三千个家庭和校友里,我们产生了很多的亲密合作和连接。

我认为学校比我们更有场景“做减法”,专注于内容,让家长认知到孩子的教育需要家庭的参与,让孩子意识到初中、高中、大学都是人生的新起点,最后帮助孩子走向社会,验证他是否可以成为一个价值观健全的人才。